[业内动态] 铁路投资望年中加码 地方热盼或冲万亿规模
文章来源:民航资源网   Issuer:管理员    Date:3/16/2015 12:00:00 AM

  “铁路投资应该在1万亿元以上,新投产里程应该在1万公里以上。”3月6日,全国人大代表、贵州省人民检察院检察长袁本朴在分组讨论时直言不讳。在袁本朴看来,今年铁路的建设目标“少了”。

 

  在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里,铁路建设是最大的一笔投资,8000亿元以上的投资额和水利投资持平。

 

  事实上,8000公里是完成“十二五”规划的必要里程,其中高铁还需再开通2000公里,才能完成既定目标,而8000亿元则是保证这个里程的最低投资。按照我国《国家铁路“十二五”发展规划》,到2015年全国铁路营业里程达12万公里左右,截至去年底,全国铁路营业里程达11.2万公里,其中高铁1.6万公里。

 

  而8000亿元怎么花?中国铁路总公司总经理盛光祖回应称,主要是花在中西部的铁路建设上。

 

地方热盼

 

  铁路对于地方,就好比一只不停下金蛋的鸡,而“动车加密时代已然开始”的业内呼吁,则在地方激起千层浪。

 

  袁本朴表示,据专家计算,修一公里高速公路,占地是铁路的三倍,而每公里一吨货物的运价,铁路则是公路的四分之一。所以,未来中国要解决交通问题,必须多修铁路,多修高铁,才能解决人多地少的矛盾,否则占用那么多土地,尤其是耕地修建公路,日后会影响到粮食生产的问题。

 

  因此,袁本朴直言:“我认为现在投资少了,就应该上1万亿元、1万公里,把高铁发展上升到国家战略。”

 

  而认为应该加大铁路建设力度的,不光是袁本朴。

 

  3月8日上午,在全国政协无党派界别小组讨论会上,全国政协委员、宁夏回族自治区政府副秘书长李卫东“抢”了一个发言机会:“总理在报告中提到8000亿元的铁路投资,我们希望能加大在西部建高铁的力度。”不仅如此,一份二十几位政协委员联名提起的《关于加快西北部高速铁路建设的建议》也被提交到全国政协大会上。

 

  事实上,“高铁梦”伴随着繁荣的期盼覆盖了整个中国。而在今年全国两会上,众多代表、委员都就铁路建设提出了自己的建议和提案。

 

  全国人大代表、湖南省郴州市人民政府市长瞿海提出了《关于将贵州贵兴义经湖南郴州至江西赣州铁路列入国家中长期铁路网调整规划及“十三五”铁路建设规划的建议》,湖南省常德市委书记王群提了《关于将长益常、宜石常铁路列入国家“十三五”规划并在“十三五”期间开工建设的建议》,全国人大代表、湖南省邵阳市人大常委会主任赵丽莎提了《关于请求支持将常桂海铁路和兴永郴铁路列入国家“十三五”铁路建设规划或中长期规划的建议》、《关于请求开通包头至海口高速铁路客运通道经过邵阳市区的建议》等,均和铁路扩容有关。

 

  全国人大代表、中国工程院院士、著名隧道及地下工程专家王梦恕在小组讨论会上发言称:“我们要尽快完成(高铁)大网,就是各个省会通往北京的线路,要抓紧建设。”

 

  显然,面对高铁这块“发展蛋糕”,很多地方都有争抢的意愿。王梦恕则道出了很多地方追逐“高铁梦”的动因和心声:“建高铁对拉动我国经济的作用不言而喻,可以带动整个国家上千个行业中的几千个工厂的发展。”

 

  而不光是地方政府,大量企业家也通过议案表达了对铁路的高度关注。“这也是民资入铁的一个趋势。”一位业内人士表示。

 

投资高位

 

  按照代表,委员的建议,国家应该在原有“四纵四横”高铁网络的基础上扩大覆盖面,在西北部地区增加高铁的布局。

 

  “按人口数量计算的铁路和公路运网密度,都远低于美国和日本等国家,与我国的人口、国土面积和经济发展不相适应,尤其是西部地区,铁路网稀疏,公路通达程度低,严重制约着一些地区的经济发展。”国家信息中心科研管理处处长盛磊告诉《华夏时报》记者。

 

  政府工作报告起草组负责人、国务院研究室主任宁吉喆也表示:“投资是一个中性词,不是说投资就不好,这是误读。要看投在哪个方面,结构好的投资越多越好,公共服务的投资是多了比少了好,所以这次提出8000亿元铁路投资、新投产8000公里,大家坐的高铁一天就能够到达相当大范围之内,整个物流、人民的出行都大大方便了,肯定还是好的。特别是铁路投资,多数都投到中国的中西部,中国中西部地区比东部沿海地区差得多,交通不太方便。”

 

  在盛磊提交给民间智库华夏新供给的《中国交通现代化“十三五”规划及中长期战略研究》中提到,2000年,我国铁路营业里程是6.9万公里,到今年,预计达到12万公里,增长近一倍。目前,我国高速铁路运营里程达1.6万公里,占世界的60%以上。

 

  “铁路建设可谓是一举多得,不管是地方政府追求的带动区域经济发展、中央政府的稳增长,还是铁总赶工‘十二五’目标,加大投资加快建设都是必需的。而中央高层的鼓励再次加速了铁路建设的信心。铁路现在像是被小鞭子驱赶着,正一路狂奔。”一位接近铁总的人士告诉记者。

 

  事实上,随着经济不断下行,“铁公基”再次面临升级强化,相关部门和地方政府正蓄势待发。上述接近铁总的人士表示,国务院自去年以来已经好几次召开专门针对铁路建设的常务会议,后来铁总的领导回来传达会议精神时,都提到高层在会议上十分重视铁路在消化水泥、钢铁等过剩产能上的作用。

 

  安信国际去年发布的研究报告指出,“十二五”末期两年,铁路新通车里程均应超过8000公里,同比增长21%;总投资则为1.4万亿元。现在看来,投资已远远超出当初的预测。

 

  铁路建设是一个相当长的产业链,它对于国家经济发展转型,实现“稳增长、调结构”的目标,消化过剩产能,抵御下行风险,无疑具有重要的作用。

 

  不过,在王梦恕看来,8000亿资金修建8000公里铁路,资金异常紧张。“如果是在中东部地区平坦的地方还行,普速铁路也够用,但如果是中西部地区的高铁,隧道占比很高,资金就会很紧张。”

 

  不过,上述接近铁总的人士表示,资金问题并不需要担心。“铁总的会议不止一次提出全力完成‘十二五’目标,对铁总来说,8000公里是硬指标,投资则比较灵活。如果资金不够,可能会像过去两年那样,年中加码,扩大投资规模,这也是铁总近年来的投资趋势